banner

新年为何虐待自己?!这款“写论文模拟器”让我不止一次想砸掉电脑……

2020-01-06 06:28:13 bbin官网 已读

至于游戏内容的真实性,Steam上目前84%的好评的主要理由集中在“真实”和“反映现实”上,其中不乏在读或者已经读完研究生的大佬,他们的评判比姬的乱说更具有代表性。

实际上在真实的论文写作中,查重部分的难度只是其一,因为各专业的侧重点不同,所以每个学科的论文要求差别也非常大。随着学历的提高,论文写作的难度随之提升,社会上因论文通过不了而走上绝路的事例时有发生。

姬终于可以出去啦!

操作方式如图,非常简单,通过和“我”交谈之后,姬得到5根[头发],并且接到了第一个任务,乘坐电梯前往2楼的导师室。

作为垄断了国内绝大多数文献数据资源的知名机构,绞尽脑汁降低自己的论文在知网的查重率成为了不少学生的困扰之一。

如果刚好有姬友在考虑是否读研,体验一下这款游戏倒也没什么坏处。看着不断-1的头发和一次次被拒稿的论文,虽然姬没有机会再经历游戏中的人生,却也稍微能够理解那些经历过或者正在经历的人所面对的压力。

面对社会的不理解,以及众多学子在是否考研的问题上踌躇不前的现状,卡来椰子工作室在Steam上架了一款《星礼研究所》,玩家需要扮演一名心理学学生,目标是在导师的指示下成功完成论文并发表。

再见“我”时,“我”开始变得驼背。

但作为一名游戏玩家,姬认为这款游戏的可玩性并不高,可以说是“真实且无聊”,如果只是为了消遣时光,大可不必浪费在这么一款游戏上。

到了招被试(心理学实验中接受实验的对象)的环节,因为这个过程需要和其他人不停地交谈,但他们会跑来跑去,姬只能跟着跑来跑去。

要不是被拒稿后会随机返还一些数值,姬就真的崩溃了。

期间姬倒下数次,又重新爬了起来,在“顶不住了”和“又顶住了”两个状态下挣扎。

只不过这个体位,这个动作,啧啧啧……

这时的“我”已经身材佝偻,疲态尽显了。

拿到了论文的姬屁颠屁颠地去投稿,果不其然地被《星礼学前沿》退稿了,不信邪的姬又去重新写了几篇论文,仍然被无情拒稿。

再次打开分析室的电脑把所有选项都勾上,出现的虫子(bug)随手点掉,满足条件的[显著结果]马上就得了出来。

翟天临的一句“知网是什么东西?”让中国知网走进广大群众的视野。

沙发上休息了一下,系统提示姬该去找“我”了。

阅读室的灯已经坏掉了,只有在白天的时候借着阳光才能阅读文献,并且阳光会随时移动,如果离开了阳光,阅读进度会变得很慢。

作者不愧是心理学专业的,游戏里昏暗的灯光和时而沉闷时而刺耳的BGM让人既压抑又烦躁,给人带来十分负面的情绪,不得不承认这种手法非常高明,且极具导向性。

在论文成功发表之前,姬一度有摔掉鼠标的冲动。

这些姬不得而知,也没必要知道,姬只是是旁观者。

游戏的流程并不长,即使走了一些弯路,姬通关时间也不过两个小时。

重新审视了自己,姬终于意识到自己的方向错了,投稿期间换成《失败论文写作》后,姬的论文终于成功的发表,游戏也迎来了结局。

再见“我”的时候,“我”已经躺倒在地,奄奄一息了。

拿到[显著结果],姬的论文写作正式开始,随着各项数值的相继减少,论文逐渐趋于完善。

和查找文献略有不同,阅读文献开始有了失败几率,但好在并不消耗找到的文献数量。

结局的文字讲得颇为荒诞,姬越看越想不明白作者要表达什么。

路过一旁的休息室,想喝一杯能让时间变慢的咖啡,提示姬[头发]不够。

等到有人在姬费尽千辛万苦,一通嘴炮鸡汤威逼利诱之下好不容易堆满了进度条扔下一句“不满意”转身离去之后,姬是真的想一拳把电脑屏幕锤烂。

好不容易凑够了五个被试,姬开始了做实验。虽然实验室和聊天室存在一样的bug,但万幸的是这个流程只需要在被试身后狂敲空格,看不见人物不影响任务的完成,实验数据很快拿到手。

在“我”交代下,姬在电话室接到了“素未谋面”的男朋友的电话,不出意料地被以长时间不能见面的理由提出了分手。

2020年的第一次在看!

展开全文

“大不了就从头再来”的豁达讲给别人听时轻而易举,真要落到自己身上的时候还是难得多,真正经历过失败的人才懂那种挫败感,云是云不出来的。

密室幽暗的长廊上三句不同的话是否意味着“我”从最初心怀远大志向到用鸡汤麻痹自己再到想要逃离的心境变化?

原标题:新年为何虐待自己?!这款“写论文模拟器”让我不止一次想砸掉电脑……

从导师室接到了后续的阅读文献任务,在前往阅读室的路上,姬再次见了“我”一面。

连游戏都对秃头充满了恶意!

而且聊天室这个房间存在着很大概率看不到自己和其他人的bug,只要脚下的一团影子,多多少少对完成交谈有影响。

写论文的第一步是到4楼的图书室查找文献,但这里的空调是漏水的,所以查找时需要找没有正在滴水的书柜才能提高获取文献的速度。

好吧好吧,里外姬都得当个单身狗呗?

可以看到这款游戏画面是相当简陋的,即使是以手游的标准来看,花13元购买它姬依然觉得好像有点亏。

实验数据到手,接下来是进行数据分析,启动电脑后提供了四大类选项,勾选的选项越多,消耗的[头发]也就越多,相对的分析结果就越接近要求数值(P小于0.05)。

大部分网友并不能理解这些人所面临的来自论文、导师、家庭以及社会方面的种种压力,只会觉得“现在的学生心理素质真的差”,并给他们冠上“逃避者”的称号。

驼背的“我”给了姬一颗能长出[头发]的种子,并告知姬在402室前往森林可以获得新的种子。

收获了种下的种子,姬的[头发]变得充实无比。

最后,向所有埋头在文献中坚持科研道路的学子致敬。

研究所总共4层,每层有4个不同的房间,部分有开放时间限制。来到导师室,长相奇特的导师和姬寒暄几句,开始安排论文的任务。

其实躺在哪里不能言语的“我”才是真正不堪重负一蹶不振的主角,离开研究所只是“我”的一场梦境?

因为姬前边种下的种子忘了收,[头发]自然是不够的,这次分析宣告失败。倍感挫折的姬想跑去厕所大哭一场,结果马桶提示姬“头发不够,哭不出来”。

“我”提醒姬的朋友中有人在做买卖文献的勾当,并且暗示姬可以去他那里买相关的材料,但姬[头发]稀少,所以并没太当回事。

走过404密室幽暗的长廊,看墙上的字从“我梦想的地方”变成“奋斗是人生的意义”又变成“终于可以出去啦!”,姬打开了离开研究所的门。